研究意義

  大熊貓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它無害的姿態,愛玩耍的天性,毛茸茸黑白分明的皮毛,平平的臉蛋,柔軟而圓乎乎的身體以及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組合在壹起使它好像壹個超極可愛的泰迪熊。它站立的姿態,和那著名的“熊貓手指”——從腕骨分出來的壹小塊骨頭,使得它抓竹子和其它食物的動作非常象人——這更增強了它席卷世界的迷人魅力。無論是衆多顯要政府機構還是年輕的孩子們,大家都滿懷熱情的想要保護大熊貓。這種熱烈的興趣緻使大熊貓成爲所有瀕危物種中出鏡率最高的動物,盡管實際上很少有人在野外見過它們,哪怕隻是壹隻。這個物種被作爲所有需要被保護動物、植物以及生境的世界性標志,這實在是有點諷刺:當大熊貓喚起了公衆、科學家和保護機構如此多的重視,它的生物學領域卻依然神秘,恰如壹塊缺失了許多拼快的智力拼圖。如果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將會促進其種群管理、動物福利和保護工作。 
y2.jpg

  毫無疑問,對大熊貓生物學基礎知識缺乏了解、不清楚它們的野外數量的現狀是保護行動面臨的很大威脅。沒有經過系統而持續的研究,不了解物種基本情況,是不可能開展物種及其棲息地管理的。先驅者們如Schaller、Reid、潘文石和呂植等人系統性的監測了大熊貓生命史、行爲、交配和覓食等。這些努力,雖然使壹無所知的現狀有所改變,人們了解到了當時大熊貓的壹些活動情況,但仍留下了大片基礎性研究的空白,它們至今仍阻礙著對大熊貓種群做出最適當的管理決策。

  回顧過去,這許是很顯然的,大熊貓的保護從來也不簡單。這是壹個在人類巨大壓力下生存的種群,如今同時依賴著人類來保證其最後的生存。

  如果大熊貓需要以圈養形式延續下去,那麽這個種群對整個物種保護的意義必須要明確。假設我們能堅持這樣壹個目標,圈養種群不但不會對野外種群形成不利,相反它們爲“增強”野外大熊貓提供了許多益處那麽我們將發現大熊貓圈養種群對保護事業至少具有6種以上的價值。

 

f9475b5021740b5915ba943463c145b4.jpg
熊貓大使.jpg 


  很少有人有幸在野外看見大熊貓。盡管如此,這種罕見的生物仍然成爲壹切飽受威脅的生境和多樣化物種的世界性大使。那些大熊貓所承受的,也同樣發生在與它們生活在壹片土地的各類物種身上——這就是“傘”效應。保護大熊貓活動的那些山區同樣意味著對金絲猴、羚牛、鬛羚、黃麂、毛冠麂、小熊貓、紅腹錦雞、大鲵以及其它成千上萬個物種,包括稀有植物和無脊椎動物。因爲野外種群的危險處境,同時很難在野外看到它們,動物園和繁殖中心內的大熊貓們扮演了極其重要的公衆教育的角色。大熊貓獲得人們如此多的了解,因此責無旁貸要成爲野外衆多生靈的大使,它在那裏生動地提醒著人們爲什麽要爲了保護野外環境如此大費周章 。

 

公众教育.jpg
 

  因爲相似的原因,需要教育公衆了解野外生物正在面臨的危險處境。那些展覽大熊貓的機構有責任向參觀者提供關于動物解剖學、生理學、生態學和行爲學的綜合性知識,最終灌輸使他們了解該物種,以及它們對野外環境的特殊適應能力。最重要的是,動物園和繁殖中心必須強調野生大熊貓的危險處境,並明確指出圈養管理不是努力保護該物種及其棲息地的替代品。最後,根據現在從系統研究中取得的進展來看,我們建議,大熊貓引起的興趣以及那些研究過程中發生的故事可以作爲壹個模式,通過說明管理和保護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物種重要性來“激發”公衆(尤其是孩子們)對科學的興趣 。
 

安全保險.jpg

 

  野外大熊貓的處境還沒有完全明確。盡管停止了亂砍亂伐,中國的森林仍然是破碎化的,各生境之間的走廊帶也沒有建立起來,新的保護區目前還不能進行最佳的管理。人類經常侵占現有自然保護區,並進行經濟開發,降低了動物棲息地的數量和質量(Liu et al., 1997)。最糟糕的是,我們缺乏關于這些每壹個大熊貓獨立種群的可靠資料,包括數量、種群統計、遺傳活力等。壹個生境破碎化形成的種群很容易受隨機事件的影響,譬如流行病或自然災害(如竹子開花)。對所有面臨如此危險未來的物種來說,都是“不保險”的。因此遷地保護項目非常有意義,它提供了壹種保障。無論如何,動物園和它們所面向的公衆必須將他們的壹部分受益回報給保護野外大熊貓的事業,以避免某天真的需要將這種保障“兌現” 。
 

資金募集.jpg

 

  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通過大熊貓可以募集到我們難以想象的資金——沒有其他任何壹個野生動物的出租能夠産生每年壹百萬美元的費用。大熊貓意味著動物保護的大量資金,這不僅僅對大熊貓有好處,與它們共同生活在壹片山林的其它物種也將同樣獲益。美國魚和野生動物局根據現狀頒布規定,美國每個飼養大熊貓的動物園每年提供的壹百萬美元經費可以投放到建設項目中去,不管是修路、新建保護區的護林站,或是培訓年青壹代中國野外生物學家和動物園內的科學家(見第22章)皆可。動物園和繁育中心內的大熊貓縮短了與人類的距離,促使政客、企業家和個人爲它們投錢,反過來,也將爲現在和長遠的未來裏的保護事業提供保障 。
 

學術價值.jpg

 

  遷地保護大熊貓種群爲基礎和應用生物學研究提供了珍貴資源。通過它們,形成了壹些關于大熊貓生物學,尤其是生命科學的詳細的綜合性知識。但正如前面所提過的那樣,該物種的特殊性需要我們開展更爲系統的研究。如何開展呢,想象壹下,壹個生活在偏遠、濃密山巒竹子森林裏的物種,能夠對其開展疾病易感性、消化動力學或者精子生物學方面的研究麽?最近幾年大熊貓生物學上最令人激動的進展是各管理者之間達成的協議,即圈養種群必須爲科學研究該物種做出貢獻。這個概念的提出基于這樣壹個理念,研究得到的信息必將極大的改善圈養種群管理,並最終增強大熊貓就地保護。本書就像是壹份遺囑,記載了那些生活在可控環境中的大熊貓使科學研究變得可能後而成爲人類所獲得的財富。
 

對未來的意義.jpg

 

  維持大熊貓遷地保護有6個不確定的理由,其中包括維持壹個有遺傳活力的種群對不可測未來具有的益處。考慮到應用保護的遠景,引發了關于大熊貓放歸新壹輪的討論——將新的個體放入現有的或新的保護區中(Mainka, 1997)。在理想世界裏,捕獲的野生個體可以作爲放歸的來源。然而,我們必須考慮到事實上圈養種群可能是最理想的來源(盡管我們目前在知識上面臨巨大空白,還不知道具體要怎麽把圈養大熊貓放歸到野外環境中去)。最後,從科學角度,我們永遠不可能知道壹個物種的基礎研究如何對另壹個物種産生影響。比如,當雌性個體每年發情高潮時間不到全年的1%,這個種群到底是進化並延續到現在的?或許這答案將對其他哺乳動物(包括人類)獲得成功繁殖有所幫助。因此誰知道那些從生物學上神秘的大熊貓身上得到的知識將如何使其他活著的生物受益呢。
 

Copyright © 2001-2013 panda.org.cn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