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意义

  大熊猫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它无害的姿态,爱玩耍的天性,毛茸茸黑白分明的皮毛,平平的脸蛋,柔软而圆乎乎的身体以及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组合在一起使它好像一个超极可爱的泰迪熊。它站立的姿态,和那著名的“熊猫手指”——从腕骨分出来的一小块骨头,使得它抓竹子和其它食物的动作非常象人——这更增强了它席卷世界的迷人魅力。无论是众多显要政府机构还是年轻的孩子们,大家都满怀热情的想要保护大熊猫。这种热烈的兴趣致使大熊猫成为所有濒危物种中出镜率最高的动物,尽管实际上很少有人在野外见过它们,哪怕只是一只。这个物种被作为所有需要被保护动物、植物以及生境的世界性标志,这实在是有点讽刺:当大熊猫唤起了公众、科学家和保护机构如此多的重视,它的生物学领域却依然神秘,恰如一块缺失了许多拼快的智力拼图。如果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将会促进其种群管理、动物福利和保护工作。
y2.jpg
  毫无疑问,对大熊猫生物学基础知识缺乏了解、不清楚它们的野外数量的现状是保护行动面临的很大威胁。没有经过系统而持续的研究,不了解物种基本情况,是不可能开展物种及其栖息地管理的。先驱者们如Schaller、Reid、潘文石和吕植等人系统性的监测了大熊猫生命史、行为、交配和觅食等。这些努力,虽然使一无所知的现状有所改变,人们了解到了当时大熊猫的一些活动情况,但仍留下了大片基础性研究的空白,它们至今仍阻碍着对大熊猫种群做出最适当的管理决策。

  回顾过去,这许是很显然的,大熊猫的保护从来也不简单。这是一个在人类巨大压力下生存的种群,如今同时依赖着人类来保证其最后的生存。

  如果大熊猫需要以圈养形式延续下去,那么这个种群对整个物种保护的意义必须要明确。假设我们能坚持这样一个目标,圈养种群不但不会对野外种群形成不利,相反它们为“增强”野外大熊猫提供了许多益处那么我们将发现大熊猫圈养种群对保护事业至少具有6种以上的价值。

y1.jpg
熊猫大使.jpg
 

  很少有人有幸在野外看见大熊猫。尽管如此,这种罕见的生物仍然成为一切饱受威胁的生境和多样化物种的世界性大使。那些大熊猫所承受的,也同样发生在与它们生活在一片土地的各类物种身上——这就是“伞”效应。保护大熊猫活动的那些山区同样意味着对金丝猴、羚牛、鬛羚、黄麂、毛冠麂、小熊猫、红腹锦鸡、大鲵以及其它成千上万个物种,包括稀有植物和无脊椎动物。因为野外种群的危险处境,同时很难在野外看到它们,动物园和繁殖中心内的大熊猫们扮演了极其重要的公众教育的角色。大熊猫获得人们如此多的了解,因此责无旁贷要成为野外众多生灵的大使,它在那里生动地提醒着人们为什么要为了保护野外环境如此大费周章。

公众教育.jpg
 

   因为相似的原因,需要教育公众了解野外生物正在面临的危险处境。那些展览大熊猫的机构有责任向参观者提供关于动物解剖学、生理学、生态学和行为学的综合性知识,最终灌输使他们了解该物种,以及它们对野外环境的特殊适应能力。最重要的是,动物园和繁殖中心必须强调野生大熊猫的危险处境,并明确指出圈养管理不是努力保护该物种及其栖息地的替代品。最后,根据现在从系统研究中取得的进展来看,我们建议,大熊猫引起的兴趣以及那些研究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可以作为一个模式,通过说明管理和保护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物种重要性来“激发”公众(尤其是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

安全保险.jpg
 

  野外大熊猫的处境还没有完全明确。尽管停止了乱砍乱伐,中国的森林仍然是破碎化的,各生境之间的走廊带也没有建立起来,新的保护区目前还不能进行最佳的管理。人类经常侵占现有自然保护区,并进行经济开发,降低了动物栖息地的数量和质量(Liu et al., 1997)。最糟糕的是,我们缺乏关于这些每一个大熊猫独立种群的可靠资料,包括数量、种群统计、遗传活力等。一个生境破碎化形成的种群很容易受随机事件的影响,譬如流行病或自然灾害(如竹子开花)。对所有面临如此危险未来的物种来说,都是“不保险”的。因此迁地保护项目非常有意义,它提供了一种保障。无论如何,动物园和它们所面向的公众必须将他们的一部分受益回报给保护野外大熊猫的事业,以避免某天真的需要将这种保障“兑现”。

资金募集.jpg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通过大熊猫可以募集到我们难以想象的资金——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野生动物的出租能够产生每年一百万美元的费用。大熊猫意味着动物保护的大量资金,这不仅仅对大熊猫有好处,与它们共同生活在一片山林的其它物种也将同样获益。美国鱼和野生动物局根据现状颁布规定,美国每个饲养大熊猫的动物园每年提供的一百万美元经费可以投放到建设项目中去,不管是修路、新建保护区的护林站,或是培训年青一代中国野外生物学家和动物园内的科学家(见第22章)皆可。动物园和繁育中心内的大熊猫缩短了与人类的距离,促使政客、企业家和个人为它们投钱,反过来,也将为现在和长远的未来里的保护事业提供保障。

学术价值.jpg
 

  迁地保护大熊猫种群为基础和应用生物学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源。通过它们,形成了一些关于大熊猫生物学,尤其是生命科学的详细的综合性知识。但正如前面所提过的那样,该物种的特殊性需要我们开展更为系统的研究。如何开展呢,想象一下,一个生活在偏远、浓密山峦竹子森林里的物种,能够对其开展疾病易感性、消化动力学或者精子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么?最近几年大熊猫生物学上最令人激动的进展是各管理者之间达成的协议,即圈养种群必须为科学研究该物种做出贡献。这个概念的提出基于这样一个理念,研究得到的信息必将极大的改善圈养种群管理,并最终增强大熊猫就地保护。本书就像是一份遗嘱,记载了那些生活在可控环境中的大熊猫使科学研究变得可能后而成为人类所获得的财富。

对未来的意义.jpg
 

  维持大熊猫迁地保护有6个不确定的理由,其中包括维持一个有遗传活力的种群对不可测未来具有的益处。考虑到应用保护的远景,引发了关于大熊猫放归新一轮的讨论——将新的个体放入现有的或新的保护区中(Mainka, 1997)。在理想世界里,捕获的野生个体可以作为放归的来源。然而,我们必须考虑到事实上圈养种群可能是最理想的来源(尽管我们目前在知识上面临巨大空白,还不知道具体要怎么把圈养大熊猫放归到野外环境中去)。最后,从科学角度,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一个物种的基础研究如何对另一个物种产生影响。比如,当雌性个体每年发情高潮时间不到全年的1%,这个种群到底是进化并延续到现在的?或许这答案将对其他哺乳动物(包括人类)获得成功繁殖有所帮助。因此谁知道那些从生物学上神秘的大熊猫身上得到的知识将如何使其他活着的生物受益呢。
 

Copyright © 2001-2013 panda.org.cn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