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科研、繁育成果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建立之初从10多人的饲养队伍和6只抢救自野外的老弱病残大熊猫起步,其间几经沉浮。尤其是80年代末因抢救野外大熊猫使成都大熊猫感染出血性肠炎,先后有7只大熊猫因为该病死亡,这使当时成都大熊猫圈养种群不但没有增加,还险些全军覆没。90年代中期,由于受到种种因素的限制,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得不到外来种源,精液来源几近枯竭,当时就有人断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不出十年,只能养(家)猫养狗。面对这种“无米之炊”的窘境,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科研人员想尽办法换取兄弟单位的大熊猫精液,努力攻关改进了精液的采集手段与冷冻技术,解决了燃眉之急。但到了2004年,原本开始步入大熊猫快速增长时期的成都大熊猫保护又遇新波折:由于饲料出现问题影响到大熊猫的身体健康和繁育,2005年成都仅繁殖成活一只大熊猫,而流产就高达6胎。成都大熊猫繁育又陷新低谷。但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科研人员不怕困难,刻苦攻关,解决了一个个难题,使成都大熊猫种群一次次转危为安,并不断壮大。经过两代人的努力,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20余年没有新增一只野外大熊猫种源的情况下,依靠科技进步迄今为止共繁育大熊猫108只。其中80年代的大熊猫“美美”以繁殖7胎11仔成活8仔成为超级“英雄母亲”;


   

   大熊猫“美美”和她的幼仔          大熊猫“娅娅”和她的幼仔

90年代后的大熊猫“庆庆”和现在的“娅娅”均以繁殖9胎13仔全部成活的佳绩再创新的繁育记录。2006年,更是繁育成活全球初生体重最轻仅为51克的大熊猫幼仔,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大熊猫“51”


依靠科技进步来增加圈养大熊猫种群是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二十四年大熊猫保护工作的最大特点,这也使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大熊猫保护研究领域始终处于领先水平。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原创性解决了多项大熊猫保护世界性难题——引领了圈养大熊猫保护事业的技术进步:


   

       大熊猫人工受精              大熊猫带双胞胎幼仔


率先解决了大熊猫“配种难” :1980年首次使用颗粒冻精人工授精技术取得成功;2000年细管冻精人工授精取得成功,首次采用细管冻精人工授精,“梅梅”成功产仔;率先采用新的行为学理论指导,2004年成功培育出圈养出生本交种公兽“师师”;发现了大熊猫排卵规律,首次发现了麻醉对大熊猫排卵的影响,解决了大熊猫适时配种问题;将行为学和激素测定相结合,确定大熊猫适时配种时间,大大提高配种成功率从30%左右到60%左右。


   

        人工辅助育幼                冷冻精液质量检查


率先解决大熊猫“育幼难” :1990年发明了双胞胎育幼技术,使大熊猫幼仔成活率从30%提高到70%;2006年通过解决各种原因的大熊猫弃仔吃母奶问题和初生幼仔吃母奶不足问题,使大熊猫幼仔成活率从70%提高到90%以上;

解决了大熊猫科学饲养问题,建立了科学饲养方式,解决了大熊猫“发情难”;解决了大熊猫慢性腹泻与“僵猫”形成这一对圈养大熊猫健康危害最突出的疾病;使圈养大熊猫非正常排“粘液便”的频率极显著下降。

解决了大熊猫亲子鉴定与种群的遗传管理问题:发明了第一代亲子鉴定——1999年DNA指纹技术,开发了第二代亲子鉴定——微卫星技术,全面开展了种群遗传管理。
解决了多个严重危害大熊猫健康的疾病预防与控制问题:包括慢性腹泻与“僵猫”,大熊猫出血性肠炎,轮状病毒感染,蛔虫病的防控,犬瘟热的预防。
……

至2011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从营养学、兽医学、人工育幼、繁殖生物学、保护遗传学和行为学等多个学科方面,在大熊猫的人工饲养、圈养繁育、疾病防控、人工授精、保护遗传和行为研究等领域开展了大量的科学研究,攻克了大熊猫诸如出血性肠炎、轮状病毒感染、慢性营养不良综合症、冷冻精液人工繁殖、精液冷冻、人工授精、双胞胎育幼及亲仔鉴定等众多关键性技术难题,对推动我国大熊猫迁地保护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同时,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还以技术援助与交流、精液交换、人员培训等方式与北京动物园、重庆动物园、福州动物园、兰州动物园、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以及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日本和歌山白浜野生动物园等相关机构开展大熊猫科研合作繁殖,促进了圈养大熊猫种群的发展。


   

      成都大熊猫与美国的合作             旅美大熊猫“美兰”


在大熊猫繁育国际合作方面,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更取得了骄人成绩。1994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率先开启大熊猫长期国际科研合作先河,先后与日本、美国、西班牙动物园合作开展大熊猫繁育国际合作研究。截至2010年底,经过中日双方专家组的不懈努力,旅日大熊猫共在日本成功繁殖7胎13仔,成活11仔,超过自1994年中国和国外开展长期大熊猫保护国际合作以来,其它机构在海外繁殖大熊猫的总和,使在日大熊猫种群成为除中国大陆地区以外最大的海外种群,并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和国外研究机构开展大熊猫保护国际合作最为成功的范例。从2006年,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专家的帮助下,旅居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的大熊猫连续3次产仔,并全部成活。2010年,旅居西班牙的基地大熊猫“花嘴巴”也通过人工授精产下一对双胞胎,并在中西双方专家的精心照料下同时成活,这是首对在海外通过全人工授精繁育成活的双胞胎。


   

     成都大熊猫与日本的合作         旅日大熊猫“隆浜”、“秋浜”回国

   

      成都大熊猫与西班牙的合作            成都大熊猫在西班牙

   

2010年成都大熊猫在西班牙产下的双胞胎幼仔

在未来3-5年的时间里,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将不断开拓进取,发展创新,力争建成我国在濒危动物保护研究领域具有国际水平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为我国大熊猫保护研究发挥重要的科技支撑作用。

熊猫谷—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