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圈养大熊猫过渡野化训练研究的条件、前期工作与面临的挑战

一、条件和基础

成都大熊猫“野放中心”一期工程落成,标志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满足了开展大熊猫野化放归的相关研究,进行大熊猫放归研究时机已经成熟:

1、在理论方面,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张志和主任于2006年组织出版了《大熊猫迁地保护理论与实践》等相关书刊,为野化放归研究奠定了一定理论基础。

2、具备充足的人工圈养大熊猫野化训练研究的种群基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至今已成功繁育大熊猫108只,为野放研究建立的种群基础。

3、在实践方面,经过多年的科研探索,具有开展大熊猫野放研究的技术能力,并形成了坚实的科学研究团队。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先后取得国家部委、省市各类科技成果61项,为推动全球圈养大熊猫保护研究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成为国内外公认的开展圈养大熊猫保护科技实力最强、科技成果最多、应用推广效果最好的大熊猫迁地保护示范基地。

4、具备较完善的大熊猫野化过渡训练研究的基础设施和相关条件。

5、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多年从事大熊猫迁地保护研究中,对大熊猫野放已进行有关前期研究,如: (1)提高圈养种群的质量,如开展大熊猫的活体和精液交换、实施种群遗传管理计划等措施。(2)开展圈养大熊猫的生殖规律与繁殖行为研究。(3)开展圈养个体仿生研究,采用了仿生手段,模拟野生大熊猫的自然采食习性,尽可能减少人工饲料的供给、增加竹类食物供给;行为学方面,开展大熊猫运动场丰容设计,让圈养大熊猫尽可能展示自然行为,并尽可能减少圈养大熊猫的刻板行为。(4)开展大熊猫自然繁育能力培训研究,例如适当延长了大熊猫自然育幼时间,给亚成年雄性大熊猫提供自然交配的机会,对缺乏育幼能力的雌兽进行适当的培训等。(5)开展大熊猫常见疾病的预防与控制研究,如大熊猫寄生虫病、大熊猫出血性肠炎、大熊猫犬瘟热、大熊猫轮状病毒病研究工作,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预防、控制与治疗措施。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有能力、有把握将首批入驻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的大熊猫饲养好,让它们顺利适应新环境,并逐渐的帮助其增强独立生活能力,逐步适应半野化,最终到完全野化的生活。

二、目前准备工作

1、对活动情况与行为监测:收集野化大熊猫个体的活动情况方面的数据;记录它们的休息、采食时间;观察有无刻板行为或其他不正常的行为。

2、入驻大熊猫身体健康检查:入驻前一个月对该批大熊猫进行采血检查。分析生理生化指标。包括生理指标的监测和生化指标的检查。体重、粪便监测。

3、转移驯化:包括其入驻转运过程中外界因素如车辆、噪音等影响进行适应性训练。

4、应激指标监测:包括收集它们的粪尿,分析激素水平,了解它们目前的压力水平,评估生活状况。

5、采食量及营养消化利用监测:主要包括每天对6只入驻大熊猫的采食量和粪便量粪等进行处理和分析。

6、“野放中心”的场馆准备工作,包括兽舍建筑、室内室外的饲养设施设备、室外活动场的环境富化、安全检查、清洁卫生及消毒准备工作;饲养相关的准备工作,包括饲料准备及供应方案、人员配置以及动物运输等相关实施方案。

三、大熊猫野放面临的挑战

一是面临放归个体生存能力的缺乏的挑战。大熊猫放归野外对其环境适应能力、行为、健康、遗传等方面要求高,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作为目前大熊猫圈养繁殖代次最多的、最大人工圈养种群,经过20多年发展,目前在圈养条件下已经繁殖了5代,长期脱离了野外栖息地环境,其野外适应与生存能力有待观察。

二是面临科学系统研究实践数据和疾病等方面的挑战。尽管过去进行过大熊猫放归,但还未完全取得成功,目前所尝试的圈养大熊猫放归需要进行科学、系统的研究,同时对于野放大熊猫流行病及人畜共患病的研究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三是需要国家在资金与政策上给予支持。进行野生动物放归研究是一项复杂、系统的科学工程,需要得到相关政府和部门给予资金和政策支持。

熊猫谷—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