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圈养大熊猫 过渡野化训练总体实施步骤及方案

圈养大熊猫野化放归,必须对其进行野化过渡训练,通过野化过渡训练,培养和提高其野外生存能力。野化过渡训练必须经过科学、系统研究和探索,也是一项艰巨、繁重、复杂的系统工程。而我们今天选择不同大熊猫个体开展其野化训练,要在遵循个体发育规律以及生活状况的条件下进行,这一过程可能要求大量的科技人员的参与来完成,实现大熊猫野化放归任重道远。

整体规划:将大熊猫野外放归适应野外大熊猫小种群复壮作为野放重点,将大熊猫这一濒危物种长期存活作为放归的整体规划。

阶段性重点:实现大熊猫放归个体野外存活,即适应野外环境,更进一步而言,实现大熊猫放归个体融入到野生大熊猫种群,提高遗传多样性等。

野放难点:圈养大熊猫野外生存能力低下,环境适应能力较差。

第一阶段,放归个体选择与野化培训:以提高放归个体野外生存能力为目的,该阶段包括:(1)个体选择;(2)通过野化训练,使得放归个体的环境适应能力进一步提高,包括减少圈养的动物所特有的不正常行为;(3)放归方式的选择。

第二阶段,放归目的地的选择与评估:利用遥感技术、景观生态学、分子生物学以及行为生态学知识相结合,对放归目的地的栖息地和种群状况进行评估,包括遗传、疾病、种间关系以及栖息地适宜性等方面;同时,还要综合考虑适宜熊猫野放的户外环境的量化环保指标:(1)是否有造成野生种群数量减少的因素;(2)是否有足够并受到良好保护的栖息地;(3)栖息地中大熊猫种群数量是否达到饱和;(4)放归是否给当地民众造成负面影响;(5)放归是否获得当地社区民众的支持;(6)放归是否获得当地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与参与。

第三阶段,以提高驯化个体的生存能力为目的,通过以下6个方面进行野化培训研究:1)觅食行为包括食物的加工和处理(营养与能量代谢)的研究; 2) 对生存资源的识别能力包括巢穴利用方面的研究;3)躲避敌害能力的研究;4)领域行为与社会行为的表达包括标记物的标记与识别等研究; 5)成功参与繁殖的能力研究;6)运动、定向和定位能力研究。 其中觅食行为与能量代谢方面已经获得今年国家自然基金资助;领域行为及其识别机制已经申报四川青年基金。对于巢穴行为与利用,将进行人工巢穴方面研究,并且于2011年10月派出相关人员到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大熊猫较为丰富的区域进行实地考察;为了解放归后运动定向和定位的能力,拟到栗子坪自然保护区学习“泸欣”放归后活动状况的监测。利用竹子栽培技术进行野放中心的主食竹子的栽培等等。

第四阶段,放归后实施监测: 关于放归的驯化个体,主要通过佩戴GPS项圈和采集新鲜大熊猫粪便,以及对人工巢穴的利用状况,了解放归个体的活动状况。通过GPS项圈的数据可以了解大熊猫空间分布与利用,通过采集大熊猫新鲜粪便了解大熊猫对食物(主要是竹子)利用与能量的方面的相关分析;同时运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对同域分布(放归区域)大熊猫以及其它动物的空间格局进行分析,了解大熊猫种内和种间关系等等。同时,基于大熊猫野生条件下的生态学知识,制定相关的应急预案。技术手段包括GPS项圈、3S、ENFA模型、分子生物学、遗传学、疫源疫病等方面。

 

为增强大熊猫野性和提高其野外生存能力,我们需要特别注意以下几方面:
1、适应能力:新环境比较接近野外生存环境,所以首先是对新环境的适应性训练。包括对兽舍、室外活动场、气候条件、温度等方面的适应。
2、逐渐减少与人直接接触的时间。不再进行人工驯化,饲养人员与大熊猫彼间的交流、接触时间逐渐减少。
3、逐渐减少并最终停止饲喂精饲料补充料和其他添加剂,让其完全采食竹类。
4、构建一个模拟野外的竹子采食区域,根据季节不同保持区域内的有新鲜的竹类,这些竹类将全部采用插入地面的方式放置(即模拟野外竹类生长的方式)。在这阶段尽量减少人工干预其生活,减少动物室内活动时间,大熊猫主要在室外活动场生活。从而进一步增加野外生存能力。
5、将具有一定野外生存能力的大熊猫放于野化过渡试验区,该区域在更大范围内模拟野外生活环境。大熊猫将完全以竹类为生。相对于野化饲养区,该区域基本没有人工建筑物,竹类将更为广泛的分散于不同地方。大熊猫只有保持不断的移动和采食才能获得足够的营养物质,这将非常类似于野外大熊猫的生活状态,从而进一步增强其野外活动能力。

 

备注:如何定义野放的成功性?
1)放归个体的野生存活并建立自己的巢域;
2)放归个体融入到当地种群;
3)放归个体参与繁殖并可以具有繁殖能力后代。
4)繁育后代具有正常的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
5)放归的成年雌体具有正常哺育后代的能力
6)对局部小种群的恢复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7)遗传多样性的高低,物种进化的潜力;

熊猫谷—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