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野放与环境保护教育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自1987年成立以来,一直以“繁育研究、保护教育和教育旅游”作为三大发展方向和目标。一方面,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圈养繁殖上攻克了多项难关,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另一方面,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也致力于野外种群和生态研究,为实现大熊猫野外放归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同时,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教育方面,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引进国际先进教育理念,结合本土实际情况,积极探索并开发出适合不同人群的教育方法。

照片 051   照片 069

大熊猫保护教育


2000年,中国动物园系统第一个保护教育部门——科普教育部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拥有专职教育工作者,专门开展保护教育项目,并第一个与国外教育专家合作,在城市和边远农村同时开展保护教育的部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科普教育部成立十年来,针对大学、中学、小学和幼儿园,设计了一系列不同类型的教育项目,开发了不同年龄段的保护教育教材。

     

保护教育教材

目前在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保护教育都已经逐渐引起重视,并成为将来教育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但是,现在有很多保护教育仍然流于知识层面,而没有行为的改变,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认识到这一点的基础上,将理论带入实际,在对保护和濒危物种开展公众讲解的同时,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内部开展了年轻的动物学家、国际实习生、亲子游、一日游、夏令营等项目,将公众带入自然,亲身体验,建立对于环境和动物的同理心,从而为保护环境和保护濒危物种付出实际的行动。

     

       大熊猫夏令营                 亲子一日游项目

同时,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也注重于走进学校,走入社区,在学校和社区相继开展“反对皮毛贸易”,拯救亚洲龟危机,“大熊猫”移动讲坛等活动,在让公众在了解动物相关知识,接受保护思想和理念之余,更深刻地认识到“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从而减少并杜绝对于野生动物买卖和过度消费的行为。


     

       动物保护讲座                 反对皮毛贸易

2011年12月,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熊猫谷第一期即将投入使用,标志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对大熊猫野外放归及生物多样性保护又迈出了极其重要且坚实的一步。但是,野外放归研究是否成功,并不仅仅是依靠科研的力量,在坚实的研究基础上,人们保护意识的提高,尤其是大熊猫野外栖息地当地社区居民保护意识的增强,以及保护方式的科学化,更是显得尤为重要。在大熊猫的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地带,曾经发生过多起社区居民给闯入村舍的大熊猫喂肉类、稀粥和其他非熊猫食品的例子。由此可见,经过长期的宣传教育,社区居民保护大熊猫的意识已经具备;但是至于如何正确保护,仍然有很多居民并不清楚。同样,为了经济收入,

图二 环境教育理论知识讲解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桌面\20101213155441805.jpg

      自然保护区开展保护教育            在学校开展保护教育

不少保护区周边的社区居民仍然保留在春秋两季进入保护区核心区采摘竹笋的谋生方式。而且偷猎、伐木、污染、随意建房修路等现象依然存在。采笋造成野外大熊猫食物减少,面临粮荒危机;人为干扰造成栖息地缩小或破碎化,繁殖季节雌雄阻碍大熊猫基因交流,导致种群数量和质量的下降。多数社区居民并未意识到这些行为对于野外大熊猫栖息地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甚至是毁灭性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具体实施野化放归计划之前已经深刻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并积极在大熊猫保护区及其野放地开展各种宣传教育项目,为大熊猫野外放归研究成功的奠定了基础。

从2007年至今,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先后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保护国际(CI)、北英格兰动物协会合作,在岷山、凉山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开展保护教育项目。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与保护区及当地社区、学校合作,编写保护教育教材和当地乡土教材,培训保护区工作人员和学校教师,提高其保护教育理论和实践水平,将保护教育纳入当地学校日常教学课程;由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培训保护区工作人员和学校教师,再由教师教授学生,学生影响家长,保护区工作人员同时在社区开展宣传活动,从而带动全体社区居民共同参与。同样,不仅仅只是意识的灌输,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也多方申请资金,为保护区及野放地附近居民引入可持续替代生计项目(例如,养蜂、种植竹子),在解决当地居民生计的基础上,更有效实施理念的灌输。通过四年的项目开展,社区居民普遍认识到采笋、伐木、日常污染等行为对于大熊猫栖息地所造成的破坏,并积极投入到栖息地破坏的恢复建设工作中来。


   

国际动物园保护教育研讨会

同样,如果再有野生大熊猫闯入农舍的事件发生,他们也知道一方面要首先报告相关保护部门,另一方面要对大熊猫进行暂时的、不干扰其生活的保护,以等待科研人员和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到来。

“盛林一号”于2005年8月8日在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实施放归。放归后,四川省林业厅以及保护区工作人员利用GPS项圈对该大熊猫的活动进行长期监测,发现“盛林一号”有一次长途迁徙。经调查,主要原为驴友户外穿越。部分旅游爱好者不遵守旅游管理部门的规定,擅自闯入未经允许的区域进行所谓的探险、旅游,开展各种活动,从而干扰了保护区腹地动物的正常生活,导致其移居迁徙。驴友的无知给栖息地的物种带来灭亡之灾。


   

       “盛林一号”放归               追寻“盛林一号”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将吸取“盛林一号”带给人们的教训,充分考虑到外界会给大熊猫野外栖息地带来影响,对潜在野放地和现有大熊猫栖息地加强宣传教育,让附近居民意识到不干扰野生动物的生活,才是对野生动物最好的保护。

人类的过度消费也是影响野生大熊猫生存的重要因素。随着人口的增长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人类的消费量日益俱增,从自然界获取的资源也越来越多,引起一系列环境问题,给野外大熊猫等濒危野生动物的生存带来威胁。因此,我们还将针对国内和国际公众开展保护教育项目,让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减少消费,节约能源,从而保护大熊猫及其他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野外栖息地。

同时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为平台,利用现有优势,以宣传教育为手段,向往来的中外游客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要性及其野放的重要性,并了解可能存在的风险,正确认识野化放归,以及作为普通民众拥有正确的日常行为的重要性,以实际行为支持大熊猫保护。

在大熊猫及其他濒危物种的保护事业中,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坚持着以严谨的科学研究为根本,在科研的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前列。“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熊猫谷”落成将开启我国大熊猫和生态环境保护教育的新篇章。

熊猫谷—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繁育野放研究中心             返回顶部↑